夜间模式
字体
阴影
滤镜
圆角
主题色
圣泉集团IPO迷雾:隐藏的关联交易和幻影背后的重大诉讼

圣泉集团IPO迷雾:隐藏的关联交易和幻影背后的重大诉讼

根据Electric Eel Express的研究,基金子公司的资产管理计划,证券公司的资产管理计划和契约式私募基金被统称为“三种类型的股东”。 “三类股东”的存在也是盛泉集团A股IPO的主要障碍之一。 …

“三类股东”问题有待解决

济南圣泉招股书显示,除四川信托有限公司-河西新三局一号集体基金信托计划,钱坤(深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钱坤一号基金,深圳前海海润国际并购外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海润养老润盛一号私募股权证券投资基金,水木财富(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水木财富-新三板四号投资基金,因未能提供验证信息和承诺书,具体情况无法核实。此外,其他“三类股东”的设立和经营没有杠杆,分级或嵌套的原则,不符合《规范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的规定。机构”和其他相关监管要求。

除了“三类股东”问题外,济南圣泉还面临着200多名股东的“困境”。济南圣泉落户新三板时有多达3563名股东,而改用做市转移方式后,二级市场上的交易变得更加活跃。济南圣泉面临的股东数量障碍在短期内难以解决。根据新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济南盛权于2019年进行了集中权利确认,但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盛权集团已确认的股份数量占公司目前股本的99.08%,尚未被确认。由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北京分公司主持。

由于环境保护问题而经常受到处罚

公开资料显示,济南圣泉目前拥有45个各级控股子公司,分布在山东,吉林,广东,内蒙古,四川,黑龙江,辽宁,新疆,浙江,安徽和海外。然而,在2019年,有21个单位亏损。

除了定期的绩效损失外,其子公司还因环保问题受到了许多处罚。

可以说,济南圣泉的子公司已经成为环境保护部门的“常客”。它还承认,随着公司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三种废物”的排放量将相应增加,并且由于系统的实施,业务运营或事故的发生,仍然存在环境污染事故的可能性。结果,环保监督部门可能会因整改而处以罚款或限制或停止生产,这显然会对公司造成一定损失。

隐瞒关联交易和重大诉讼

关联交易一直是公开发行股票的头等大事,也是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和投资者关注的焦点。但是,在济南圣泉的招股说明书中,其关联交易的披露是模糊的。 。没有披露许多重大关联交易的细节。

例如,从其定期关联交易中可以看出,有许多公司与它们有定期关联交易,并且大多数公司从它们那里购买原材料。报告期内,相关采购业务金额分别为2861.66万元和4124.35万元。 ,392.29万元和22342.11万元。相关采购金额已达数千万,但在圣泉集团的采购说明中,强调对公司的经营业绩无重大影响,价格与公司第三次购买同类产品的价格无明显差异。方供应商。解释关联方控制的交易的合作背景和发展历史,与无关联第三方的交易价格相比,相关的采购和销售价格是否公平等,不得不让人怀疑价格的公平性和存在性。损害其他股东或发生利益转移。

除了未披露的关联交易的主要内容外,其招股说明书还省略了诉讼内容的很大一部分。从第三方公共网站上的信息可以看出,圣泉集团作为原告和被告有很多诉讼。合同纠纷的判决文件有100多个,其中暂时排除了针对他作为原告的诉讼,而且针对他作为被告的许多诉讼未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例如,在与无锡三一环境技术有限公司的合同纠纷中,法院裁定圣泉集团和营口圣泉高科技材料有限公司应在10天内向无锡三一环境技术有限公司付款。从法律生效之日起。该公司的利息为人民币239万元,但该部分内容尚未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也没有人怀疑其未能披露的原因。

父子持股和董事长面临3,800多种外围风险

圣泉集团的控股股东为唐一林,实际控制人为唐一林,唐迪元及其儿子。发行前,唐一林持有公司1.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24%。唐迪元持有公司11,927,800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72%。唐一林和唐迪元合计持有公司1.52亿股股份,占公司发行前股份的21.96%。

根据天彦的信息,唐一林董事长共有6位任命信息,包括3名法人代表,5位高管和2位股东。同时,有41家公司拥有实际控制权。

特别令人担忧的是,唐义林目前有自己的风险,多达3878个周围的风险,以及146个合格的预警消息。其中,他正在山东圣泉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起诉他人或公司的法院公告;法定代表人上海汤和堂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拥有清算信息;山东章丘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该公司在20项法院公告中被起诉;作为股东的山东圣泉新材料有限公司在13项法院公告中被起诉;高管山东同盛金融担保有限公司在6份法院公告中被起诉;山东新海金融担保有限公司被起诉的两份法院公告…

市场怀疑父亲和儿子拥有控股权,而董事长实际上同时控制着41家公司。如何避免利益转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