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模式
字体
阴影
滤镜
圆角
主题色
生意平庸,股票损失更多,收益减少。 “超级零售”金陵药业的业绩下降何时结束?

生意平庸,股票损失更多,收益减少。 “超级零售”金陵药业的业绩下降何时结束?

1月27日,金陵药业发布了2020年业绩预测。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100万元至6900万元,同比下降52.52%-64.9%;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有望实现净利润。 6600-8600万元…

“超级零售”金陵药业(000919.SH)在2020年失去了近5000万元的股票炒作,导致该公司2020年的净利润预期下降超过50%。鉴于平庸的运营和更多的库存亏损,金陵药业的业绩下降何时才能停止?

业绩下滑,库存损失5,000万

1月27日,金陵药业发布了2020年业绩预测。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100万元至6900万元,同比下降52.52%-64.9%;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有望实现净利润。营业收入为6600万元至8600万元,同比增长56.29%-103.65%。

关于性能变化的原因,金陵药业在公告中解释说,2020年初,新的冠状肺炎疫情爆发了。在抗疫期间,公司下属的四家医院积极响应政府的号召,投入各种医疗资源和医护人员应对新的冠状肺炎流行,影响了医院的正常医疗工作, 2020年上半年门诊和住院病人相对较大。费率的下降导致公司的医疗服务收入和利润与去年同期相比有所下降。

报告期内,金陵药业预计非经常性损益对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的影响约为-160.00万元(去年同期为10309.11万元),主要是系由于江苏紫金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金银行)的股票因公允价值变动而变动所致。

截至2020年12月31日,金陵药业持有紫金银行股份35,296,430股(股票代码601860),持股比例为0.96%。 2020年12月31日,紫金银行收盘价为4.21元/股,较上年末的收盘价5.62元/股下跌1.41元/股。确认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为-4,976.88万元,减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230.2万元。去年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加74,404.09万元,主要是由于持有紫金银行确认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所致。

此外,与国家医疗卫生体系改革相关的政策的颁布和实施对公司在医疗领域的相关业务产生了更大的影响。其中,子公司南京鼓楼医院集团仪征医院有限公司和湖州社会福利中心有限公司将在2020年实现净利润。基于此,金陵药业对商誉进行了初步的减值测试。基于审慎的原则,它是由南京鼓楼医院集团仪征医院有限公司和湖州社会福利中心有限公司收购而形成的。商誉有明显的减值迹象。根据公司财务部门和评估机构的初步计算,两家公司的商誉减值准备估计在4000万元至5000万元之间。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预计在4000万元至5000万元之间。商誉减值准备的最终金额将由评估机构和具有公司聘用的证券和期货资格的审计机构进行评估和审核后确定。

沉迷于“股票投机”,却损失更多而收益减少

2006年,金陵医药投资2.74亿元进行了股票投机和新基金购买等投资。 2007年,金陵医药的年报显示,其投资收益达到2.68亿元,占其净利润的75.03%,比上年增长173.33%。其中,股票及基金投资1.73亿元,占净利润的56.4%。那年,金陵药业买卖了350只股票。

2007年,股市是大牛市,金陵药业从资本市场赚了很多钱。年度报告显示,公司报告期初持有股票总数为2.63亿元,期末市场价值增至2.74亿元。此外,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66亿元。

但是,损失也很快到来。截至2007年底,金陵医药还持有6只股票,3只基金和1只集合理财产品,期末账面价值为29133.8万元。其中,新湖创投期末占公司证券投资总额的10.40%,共持有17,974手,报告期末亏损503.5万元。期末,华夏银行占公司证券投资总额的7.02%,报告期末亏损67.5万元。 2008年初,金陵药业所持股票和基金的账面价值损失可能达到25578.22万元。

从2007年到2011年,金陵药业的投资收益率分别为5.23%,-19.11%,16.85%,0.72%和-22.05%。可以看出,在5年中,除了2009年的高投资收益率外,其余年份的收益率都相对较低,甚至为负。

子公司的合并和收购仍然很麻烦

紫金银行的投资损失是金陵药业过去几年亏损的延续。除了损失更多的股票和减少利润之外,金陵药业在投资子公司方面也经常遇到麻烦。

2017年10月,金陵药业计划收购国信物资持有的湖州社会福利中心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利公司)67%的股权,交易对价为现金2.2亿元。三个月后,金陵药业,国信材料和实际控制人陈国强以1.87亿元完成了对福利公司65%股权的收购,并签署了利润预测补偿协议。当天,福利公司完成了工商变更。

根据补偿协议,国森材料承诺,福利公司从2018年至2020年的三年净利润总额将不低于6000万元。否则,国信材料将以现金赔偿,由陈国强承担赔偿的一般担保责任。补偿协议还规定,当事各方同意,为了维持福利公司的稳定性,陈国强将在履约承诺期内继续担任福利公司的总经理。

然而,在2018年8月,陈国强提议辞去福利公司总经理的职务。当年10月,陈国强从总经理变更为助理董事长,并继续参与福利公司的运营和管理。国信材料于2019年12月13日向金陵药业发出《解释性信》,称陈国强不再担任该福利公司总经理,表示赔偿协议内容发生变化,并承诺利润预测补偿相关条款已更正。它不再具有约束力。

但是,金陵药业认为,陈国强自愿辞职,不影响利润补偿协议,“说明函”也应无效。根据金陵药业的公告,2018年8月,陈国强以病假为由辞去总经理职务,上市公司和福利公司一再留任,但陈国强坚持。

最后,一审法院认为,没有金陵药业的承诺,“解释函”对金陵药业没有影响。此外,作为签约方的陈国强是自愿辞职的,不是金陵药业擅自解雇的。因此,赔偿协议中的履约赔偿条款没有改变,据判断,双方继续按照协议履行合同义务。然而,国信材料和陈国强拒绝接受一审判决,并于2020年提起上诉,并被法院接受。

近年来的表现持续下降

根据2020年半年度报告,金陵药业的主要业务是制药和医疗服务。公司的主要产品包括麦罗宁注射液,琥珀酸亚铁片,香菇多糖注射液等。公司的医疗保健服务主要由公司的宿迁医院,仪征医院,安庆医院和福利公司提供。

2020年上半年,金陵药业的药品生产和销售收入占总收入的55.27%,医疗服务收入占总收入的43.42%。按产品分,中药收入占16.94%,化学药品收入占38.33%,医疗服务收入占43.42%。

1999年上市的金陵药业近年来业绩增长乏力。 2015年至2019年,公司扣除税后净利润分别为1.74亿元,1.77亿元,1.22亿元,1.24亿元和4200万元;同期,扣除净利润后的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1.7%,1.85%,-31.15%,1.61%和-65.91%

上一篇
下一篇